4000-456-468
主营业务
 
公司著述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著述 > 详细信息
如何处理商标授权确权案件实体与程序的关系—第7183770号“ZKING”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二审判决评析
添加时间:2015-6-12 14:14:18     浏览次数:

作者: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单体禹

案情简介

盱眙捷安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安公司”)申请第7183770号“ZKING”商标,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公司”)提出商标异议复审,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4年4月14日作出商评字【2014】第053232号关于第7183770号“ZKING”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以下简称“第053232号裁定”),裁定认为:紫金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在保险服务上,其已使用“ZKING”商标并产生一定影响。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保险、事故保险、人寿保险、保险经纪、保险咨询、保险信息”六项服务与紫金公司保险服务为同一种或类似服务,被异议商标与紫金公司“ZKING”商标基本相同,若并存于上述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混淆,故在该六项服务上,被异议商标构成对紫金公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抢注。紫金公司提交的营业执照表明其成立日期为2009年5月8日,晚于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且其商号为“紫金”,紫金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ZKING”与其“紫金”商号已形成唯一对应关系,故被异议商标未侵犯紫金公司在先商号权。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紫金公司所提异议复审理由部分成立,裁定被异议商标在“陆地车辆赊售(分期付款)、不动产经纪、担保、典当”四项服务上予以核准注册,在保险等六项服务上不予核准注册。

捷安公司不服第053232号裁定,委托笔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方的主要理由是:第三人未对“ZKING”标识做商标性使用;第三人未将“ZKING”商标在先使用在保险服务上;第053232号裁定认定第三人使用“ZKING”商标具有一定影响错误;第053232号裁定遗漏恶意抢注中的主观恶意要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第053232号裁定。

捷安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二审查明事实及判决情况

二审查明事实:紫金公司在2012年10月17日提出商标异议复审,捷安公司进行了系列答辩,紫金公司在2014年1月22日又补充了异议复审理由(理由为捷安公司侵犯其在先商号权、域名权,有恶意抢注的嫌疑),捷安公司在2014年3月13日又进行答辩,主张自己不存在恶意抢注。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4年4月14日作出第053232号裁定。

二审法院认为:紫金公司在2012年10月17日提出商标异议复审,按照相关规定,补充证据材料的期限不得超出3个月,而紫金公司在2014年1月22日又补充了异议复审理由,远远超出了3个月的时间,而商标评审委员会未说明任何理由,就接受了紫金公司补充的复审理由,没有就补充的复审理由给予捷安公司答辩机会,属于重大程序违法,撤销了第053232号裁定和一审判决,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案件评析

无疑,二审法院在事实查明、法律适用等方面都不存在任何问题。但笔者认为,如果二审法院在查明程序违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实体问题作出认定,更加符合商标授权确权争议实质性解决的法律精神,也会取得更好的实际效果。理由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审判职能作用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条规定:“妥善处理实体与程序的关系,强化商标授权确权争议的实质性解决。……当事人因行使程序权利的瑕疵而可能影响其重大实体权益,甚至可能导致其丧失救济机会且没有其他救济途径的,可以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给予补救机会。要注重商标授权确权争议的实质性解决,避免陷入不必要的程序重复,搁置实体问题和回避矛盾。对于商标是否应予注册、是否应当撤销等能够做出实体性判断的,可以在裁判理由中作出明确的判断,为被诉行政机关重作决定作出明确指引。”意见明确提出实体公正是商标授权确权争议的价值取向和终极目标,除程序瑕疵而可能影响重大实体权益甚至可能导致丧失救济机会且没有其他救济途径的以外,要注重争议的实质性解决。能够做出实体性判断的,可以在裁判理由中作出明确的判断,为被诉行政机关重作决定作出明确指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审理指南》第29条规定:“被告无法提供原告收到案件相关材料的证据,但其裁决理由和结论均无不当,原告除主张送达程序违法之外未提出实体上的主张或证据,或者其主张或证据明显不能成立,或者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的,可以在认定送达程序不当的基础上,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条规定虽然针对的是送达程序违法,但至少对本案的补充异议复审理由提出时间违法具有参照作用。

虽然本案紫金公司补充异议复审理由超期,且商标评审委员会未说明任何理由最终作出对捷安公司不利的裁定。但毕竟捷安公司当时没有提出异议并针对恶意抢注进行了实体答辩。对于紫金公司提出的侵犯在先字号权的请求,捷安公司虽未答辩,但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裁定中明确否定了紫金公司的此项主张。对于紫金公司提出的侵犯在先域名权的请求,捷安公司虽未答辩,但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裁定中亦未予评述。综上,本案的实质问题和争议焦点还是捷安公司是否构成对被异议商标的恶意抢注。

故本案商标评审委员会尽管存在程序违法之处,但捷安公司签收紫金公司补充异议复审理由及其证据并进行了不构成恶意抢注的答辩,二审法院继续审查第053232号裁定认定捷安公司是否构成恶意抢注的问题,不仅不会影响捷安公司的重大实体权益,而这恰恰是紫金公司和捷安公司关注的和要解决的问题关键所在,二审法院继续审查实体问题,紫金公司、捷安公司、商标评审委员会都不会反对,因为这也是最终的、也是早晚要解决的问题,此问题悬而未决,只会增加紫金公司、捷安公司的讼累,也会挤占有限的行政和司法资源。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二审法院对此案最佳的处理方式应该是:进一步审查恶意抢注问题,如一审判决实体审查无误,则在指出商标评审委员会程序违法的情况下,维持一审判决和第053232号裁定;如一审判决实体审查有误,则以程序和实体均违法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和第053232号裁定,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作。

二审法院对此案次选的处理方式是:以程序违法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和第053232号裁定,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作,但同时审查捷安公司是否构成恶意抢注问题,为商标评审委员会重作提供明确指引,这样可以有效避免有较大可能发生的当事人的新一轮行政诉讼。

上一页  没有了  
下一页  试论商标授权确权争议的实质性解决
版权所有:北京德智信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http://www.dezhixin.org   京ICP备15007839号-1